图片 5

成人娱乐

快播王欣入狱的全进程是什么样,早就不是一场非黑即白的评论

24 11月 , 2019  

问题:快播王欣入狱的来龙去脉是什么?

已是北方的“三九”天,一位身形娇小的女士走出了审判厅,她是王欣的太太。

从2013年开始,快播的命运一路以来动荡不安,最初凭借盗版而吸引数以亿计用户,在如今的版权时代恐怕寸步难行。盗版、侵权、涉黄,这些针对性的负面词语直指快播成立以来所犯下的过错,近日,快播要求撤销2.6亿的处罚二审开庭,把沉寂了很久的快播再次拉到了群众视野。

回答:

原本一天的庭审,由于案情复杂被延期至两天。两天的庭审似乎让王太太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布满血丝的眼睛透着疲惫,走出海淀法院,她下意识的裹紧了身上的大衣。

6月21日,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快播)诉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2.6亿罚款一案在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据悉,本次庭审辩论焦点主要集中在四个方面,包括:深圳市市场监管局是否具备行政处罚主体资格、执法程序是否合法、快播侵权行为是否侵犯公众利益、处罚金额是否适当。

图片 1
快播CEO王欣,1980年3月12日生于湖南,毕业于南京邮电大学。

快播涉嫌传播淫秽一案已经成为近期的社会热点。新华社对此发表题为“要对快播案‘狡辩的权利’报以掌声”的评论,而人民日报的一篇评论标题则是“快播的辩词再精彩
也不配赢得掌声”。网友则呈现出一边倒对快播的支持。

经过数小时庭审,法庭并未当庭宣判。

  1999年,王欣初加入了深圳市龙脉信息股份有限公司。3年后,王欣成立深圳市点石软件有限公司,人生第一次创业开始。然而这家公司于2005年倒闭。

但法律是不允许掺杂人情的,关于这场案件正如一位法律界人士所说,有太多的元素混入其中。这其中涉及到司法正义、证据有效性,控辩双方的表现,互联网技术与道德,盗版与色情分级等等一系列问题。

版权时代的围剿行动

  2007年,在深圳一个10多平方米的小民房里,王欣开始他的第二次创业。他的创业方向是开发一款视频播放软件,“快播”由此诞生。

也正是由于有这么多元素,使得这场诉讼很难直接进行非黑即白的判定。

值得注意的是,腾讯作为举报人在这次庭审中作为原审第三人出席,但实质上,被上诉人和第三人是一起被提告的。

2014年全国网络用户5.38亿,快播用户达到3亿。盗版加色情的快播模式,使快播成为当年视频播放行业老大,每年3个亿左右的进账令王欣欲罢不能。

案件回顾:从创建快播到被捕

在本次庭审中,被侵权者虽然只有腾讯一家出庭,但快播盗版已涉及数百部独家影视作品,多家平台的数万部版权资源被快播大量盗链,其中涉及搜狐、乐视、优酷等多家视频网站,在此次的围剿过程中,腾讯也多次提及这些平台,试图拉来共同作战。显然快播已然成为众矢之的。

图片 2

2007年,在深圳一个10多米的平方,王欣带着不足5个人开发出了快播。在四年后,快播便成为了全国市场占有量第一的播放器,并在2012年总安装量突破3亿,彼时中国网民数量在5.38亿左右。也就是说,每两个网民中,就至少有一个安装了快播。

据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2年6月,中国网民数量为5.38亿。然而,快播最初的发展离不开对版权资源实施盗版。

  2012年12月10日,他在朋友圈中说:“如果有一天我变成流氓,请告诉别人我曾经纯真过。”

不过王欣的快播并没有得意很久,2013年11月,腾讯、搜狐、乐视、优酷等数十家视频网站和版权方发起“中国网络视频反盗版联合行动”,对快播的盗版采取技术反制和法律诉讼。

2013年11月,腾讯视频、搜狐视频、乐视网等十家正版视频网站和版权方发起中国网络视频反盗版联合行动,对快播的盗版采取了技术反制和法律诉讼。

2014年腾讯举报快播盗版,索赔2.6亿元。随后相关部门开始对快播展开调查,王欣潜逃国外,2015年2月经由韩国入关时被抓获,快播停摆。

在当年年底,国家版权局对快播作出罚款25万元的行政处罚,责令其停止侵权行为。同时,北京市公安与版权部门在执法检查中查扣快播公司管理的4台服务器,发现部分服务器中存储有淫秽色情视频3000多部,这成为了如今公堂上的关键证据。

2013年12月27日,国家版权局认定,快播公司构成盗版事实,予以25万元人民币的罚款,并责令其停止侵权行为。

2016年1月9日,北京海淀法院对王欣等四人进行了公开审理,经过俩天法庭辩论,王欣等人拒不认罪。

随后事情朝向着不利快播的方向快速发展。2014年3月,有关部门在对快播公司监测中发现大量淫秽色情视频,腾讯又因为版权问题向快播提起诉讼;4月,快播宣布将关闭qvod服务器,北京市公安部门对快播传播淫秽色情信息案进行立案调查,并抓捕多名犯罪嫌疑人,王欣出逃;5月,快播公司被吊销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深圳市场监管局送达对快播公司侵权行政处罚2.6亿元罚单;8月,王欣在韩国入关处被捕。

2014年3月18日,腾讯公司向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称,快播公司侵害了其享有的涉案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请求予以查处。

图片 3

2015年2月,快播公司王欣、吴铭等人因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被海淀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至此,快播的整个发展轨迹,已经几乎被画上了句号。

2014年5月20日,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向快播送达了行政处罚听证通知书,拟对快播涉嫌盗版侵权一事处以2.6亿元罚款。

  王欣在庭审上被广为转发的一句话是:“技术并不可耻”,然而技术怎么用可以亦正亦邪,这也是案件争论的焦点。

王欣的妻子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曾说过,王欣做快播的初衷是把当时如日中天Realplayer赶出中国。

2014年6月18日,腾讯向深圳市市场监管局进行投诉,称快播公司未经许可,通过快播移动端向公众传播《北京爱情故事》、《辣妈正传》等24部作品,而腾讯拥有这24部作品的独占性信息网络传播权。

  王欣这句话本身并没错,快播背后的P2P技术,是一种理想的资源共享模式,这种模式下没有中央服务器,而是通过网友之间的共享。每个人既是索取者,也是贡献者。

如今的Realplayer早已辉煌不在,而快播则因为涉嫌传播淫秽而被起诉。如果要找出两者的共同点,Realplayer衰败的原因之一也有传递软性色情信息。

2014年6月26日,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作出深市监稽罚字[2014]12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决定:一、责令立即停止侵权行为;二、处以非法经营额3倍的罚款26014.8万元人民币。

图片 4

是什么改变了快播的初衷,又是什么原因让快播迟迟不愿与黄色信息划清界限?

2015年3月31日,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要求强制执行快播上交2.6亿罚款,深圳市中院尚未作出裁决。

  在美国,早年的P2P软件如BT、eMule和Soulseek等如今依然存在,一方面是国外版权方很难找到彻底扳倒P2P的证据,另外他们也有各自规避风险的办法,比如BT就没有自己的服务器。

有一位快播的前员工曾说过,王欣舍不得。至于他究竟是舍不得什么,有的人说是舍不得P2P的技术,有人说舍不得快播的用户,还有人说,王欣舍不得快播当时一年是3亿多的利润。

这是一次坚决维护版权的正义性的围剿,无论从国家法律层面还是企业道德层面来说,侵权行为是绝对不能容忍的。然而,在2013年已经接受过处罚的快播很快忘记了这次小额罚单,这次的2.6亿或许能给整个行业一次深刻的警醒。

  由于P2P的技术背后是网友自发分享,因此对内容进行把控与平衡就变成了非常难的一件事情。在理想的状态下,P2P分享的是网络边缘资源,是版权外的内容。P2P通过技术的进步,使得资源共享更加便捷,但随之而来的是盗版、不健康内容等的无序传播。

实际上在2012年快播自身也推出过不良信息举报问题,并计划投入1亿资金建设正版内容。另外快播还尝试推出游戏、浏览器等产品。

快播搭上P2P技术快车

  由于内容传播无法把控,能够把控的只有工具,因此快播就成为了众矢之的。此次诉讼的关键在于,快播在淫秽内容传播中应该负多大责任。值得注意的是,快播不像BT,快播有自己的服务器。

不过,为时已晚。

技术是无罪的,但是借着技术去做违背法律的事情就涉嫌犯罪。快播借着P2P的强大技术去做侵权盗版,已经触碰了其他平台的底线。

  王欣在庭审中一直强调快播是视频播放软件,快播播放器和服务器不具备发布功能和搜索功能,快播不具备传播属性。

王欣:技术本身不可耻

提到P2P,大部分人可能把它当成了互联网金融的别称,但其实这是计算机网络对等技术。目前,P2P已经应用于很多领域,比如比特币,莱特币,协同计算软件,及时通讯软件等等,应用范围非常广阔。

  快播辩护律师赵志军也指出,作为一个工具提供者,是否应当为工具所产生的问题承担责,其实有争议。他认为这个案子已经不止是针对快播本身,而是对整个互联网技术提供者进行审判。

王欣在庭审上被广为转发的一句话是:“技术并不可耻”,然而技术怎么用可以亦正亦邪,这也是案件争论的焦点。

资料显示,P2P的官方定义为:网络的参与者共享他们所拥有的一部分硬件资源(处理能力、存储能力、网络连接能力、打印机等),这些共享资源通过网络提供服务和内容,能被其它对等节点直接访问而无需经过中间实体。在此网络中的参与者既是资源、服务和内容的提供者,又是资源、服务和内容的获取者。

  强调快播没有传播属性与把问题上升至行业高度,并不能避开快播自有服务器的问题。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快播利用P2P技术,实际是打着这个幌子,通过缓存和碎片整合的方式,把用户的非法资源保留在自己的服务器之中,再随时随地提供给用户。“快播不是技术中立,而是滥用技术。技术不可耻,但发展技术同时要做好内控”,他说。

王欣这句话本身并没错,快播背后的P2P技术,是一种理想的资源共享模式,这种模式下没有中央服务器,而是通过网友之间的共享。每个人既是索取者,也是贡献者。

据了解, P2P最早源于美国。2000年3月,在美国在线工作的Justin
Frankel与另一名工程师Tom
Pepper在互联网上发布了全世界第一个P2P架构的档案交换软件Gnutella的原始码。

2016年9月13日9点30分北京海淀二审判决生效,王欣等快播高管认罪,表示不上诉。

在美国,早年的P2P软件如BT、eMule和Soulseek等如今依然存在,一方面是国外版权方很难找到彻底扳倒P2P的证据,另外他们也有各自规避风险的办法,比如BT就没有自己的服务器。

由于经济下行压力大,因此在P2P技术最早发明时并没有马上广泛应用,多年以后才在视频领域发展开来。通过这种技术,可以同时做到视频的播放与下载,同时减少带宽,降低了企业的成本。

图片 5

由于P2P的技术背后是网友自发分享,因此对内容进行把控与平衡就变成了非常难的一件事情。在理想的状态下,P2P分享的是网络边缘资源,是版权外的内容。P2P通过技术的进步,使得资源共享更加便捷,但随之而来的是盗版、不健康内容等的无序传播。

快播正是搭上了P2P技术的快车,以去中心化的服务迅速吸引了大规模用户。通过共享思维模式,打破了服务提供商和用户的界限,使得用户既是视频的提供者又是下载者。这样就可以通过用户与用户之间传输数据,缓冲速度快,视频的播放与下载并行,成为了快播最大的优势。

王欣喜欢钓鱼,他善良而又热情疼爱女儿,深爱着自己的老婆。他是一个沉迷于电脑科技的狂人,他天赋极高,对员工平易近人和蔼可亲。他是普通人,他无法抵挡金钱的诱惑,他在金钱的诱惑下放弃了做人的底线。他进了监狱服刑,我希望他在狱中能够彻底的反思,明年2月8日他就要出狱了,我相信他一定会重振雄风一统江湖。那些欠王欣一个快播会员的朋友们,狂欢吧!造作吧!你对小编的回答满意吗?你对王欣的未来看好吗?

由于内容传播无法把控,能够把控的只有工具,因此快播就成为了众矢之的。此次诉讼的关键在于,快播在淫秽内容传播中应该负多大责任。值得注意的是,快播不像BT,快播有自己的服务器。

天价罚单不冤

王欣在庭审中一直强调快播是视频播放软件,快播播放器和服务器不具备发布功能和搜索功能,快播不具备传播属性。

曾有人写文章痛斥快播的原罪,称其涉嫌盗版与色情,其法人代表王欣也因传播淫秽色情信息被依法抓捕归案。实际上,谈及快播,确实离不开这两大原罪。

快播辩护律师赵志军也指出,作为一个工具提供者,是否应当为工具所产生的问题承担责,其实有争议。他认为这个案子已经不止是针对快播本身,而是对整个互联网技术提供者进行审判。

先从天价罚单而引发的盗版侵权事件来看,快播曾宣称三步即可完成电影观看:搜索电影、点开网站、快速播放,倚靠P2P技术,确实它做到了,再加上快播播放器又兼容各种类型的视频音频,效率高效果好,让快播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炙手可热,尤其在盗版视频爱好者中。

强调快播没有传播属性与把问题上升至行业高度,并不能避开快播自有服务器的问题。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快播利用P2P技术,实际是打着这个幌子,通过缓存和碎片整合的方式,把用户的非法资源保留在自己的服务器之中,再随时随地提供给用户。“快播不是技术中立,而是滥用技术。技术不可耻,但发展技术同时要做好内控”,他说。

众所周知,中国互联网的用户有一个根深蒂固的坏习惯,那就是免费。无论在图片应用还是在视频领域,想要用户付费去获得相应的资源,想必是异常的困难。然而由于视频网站在其平台播放独家视频需要购买相应版权,用户若想观看则需要付费,这就使得盗版浪潮来袭。

目前,双方在庭审中围绕四台服务器的取证有效性问题展开了激烈辩论,这四台服务器作为证据是否有效也对案件的走向起着决定性作用。

快播正是抓住了用户免费的习惯,一方面,快播通过推出快播播放器,能够破解正版版权视频,在没有经过视频网站合法授权的情况下,盗播网站视频内容。另外一方面,与中小网站形成利益合作关系,这些小网站利用快播建站、上传快播提供的盗版视频资源,通过快播播放器播放盗版内容,最终通过广告牟利和流量变现。

为什么司法界如此关注

再从传播淫秽色情信息上来看,王欣作为快播法人代表,明知快播公司服务器内有大量淫秽色情视频,但却为了眼前的利益放任不管,利益成了快播追求的唯一目标。然而枉顾国家法律,只能是自食其果。

“技术不可耻”这句话虽然说得很漂亮,但对于严谨的司法界这句话却不那么漂亮。

天价罚单冤不冤?不冤!虽然技术是无罪的,但是利用先进技术教唆侵权、播放盗版,就触犯到了整个行业的底线,能挑起十多家视频网站联合声诉,快播显然成为了行业公敌。

北大刑法学博士韩友谊的看法是人们被误导了,把“合理信赖”的内容填充了“技术中立”的壳。人们应该赞同这句话:人们应该相信使用技术的一般人不会去故意犯罪,即“合理信赖原则”。

纵观全国来看,无论什么行业,重利益而轻原则一定会自食恶果,版权时代容不得任何一个例外,快播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另外,对于“制造菜刀的人不应该为那把菜刀杀了人承担责任。”这句同样广为传播的话韩友谊也有不同看法。

他认为这个比喻并不准确。“菜刀和快播软件不同,制造菜刀的人将菜刀出手后,不能再支配菜刀如何被使用,而快播公司可以随时对客户端进行控制。另外即使是卖菜刀的,在明知买刀者有犯罪意图时仍然提供刀具,也是要承担相应责任。”,他说。

除去这些火起来的语句会引发司法界对措辞严谨性的“较真”外,对诉辩双方的表现也是他们关注的重点。

在两天庭审中,网络上产生许多公诉人、法官的经典语录,其背后原因是他们对互联网知识的缺乏。

比如控方用提问快播为什么用人工逐一观看的方式来控制不良信息,用IP地址来证明服务器唯一性,用“日立硬盘一块,容量1T”来证明硬盘唯一性。以至于王欣不得不提醒对方王欣需要用硬盘上的唯一编号,才能证明硬件的唯一性。

这些相关知识的匮乏让网友贻笑大方,不过这首先得益于此次案件的全程网络直播能够让社会各界得以看到更详细的过程。这对司法进步的推动不言而喻。

有司法界人士认为,并不能因为公诉方的表现不佳,就认为快播方是正义的,这并不是一个非黑即白的问题。跳出案件本身来看,这个案子对于司法公开公正性、司法进步,推动相关部门对于证据的重视,甚至推动色情分级法律的进展,都有积极意义。

快播案推动了视频正版化

除去推动司法进步外,快播的被封从某种角度也推动了视频的正版化。

快播巅峰时期的那个年代,正是信息大爆炸与免费至上的年代,网民热衷于各种免费信息,购买行为少之又少。

人们愿意花5块钱在路边买一个煎饼,却不愿意花5元在网上点播一个可能是上百人团队花费几年时间拍出来的一部电影,原因是既然可以免费拿到为什么还要再花钱?

2013年年底也处在各大视频网站的版权大战期间,令各大视频网站愤怒的是他们花大价钱买了视频内容版权,却被快播免费分享了。因此他们难得组成了一个联盟,一致讨伐快播。包括此次莫名躺枪的乐视,也是当年起诉队伍其中一员。

如今虽然各大视频网站仍然竞争激烈,但已经通过版权内容积累了流量,尝试变现,并开始创造内容。

试想如果快播如今仍能正常运转,那么视频网站或许还停留在那个群雄割据疲于应付盗版问题的时代,甚至像美国的Napster软件当年让唱片业崩溃一样,视频行业也随之崩塌。

虽然没有了免费内容会让很多网友感觉不舒服,但是从视频行业发展的角度,无疑更利于长远发展。

快播一案背后,有着太多案件之外的意义。

不管判决如何,王欣以及快播所代表的一个时代已经过去。那个免费为王的时代以及野蛮发展不受约束的时代,都已成过眼云烟。

而针对快播一案的讨论也早已不再局限于非黑即白之内,这个现象引发的行业讨论的本身,就是一种进步。

不过对于王欣太太而言,快播一案的意义或许只有有一个——寻求“法官本着事实给屌丝创业者一个保护”。

快播一案,本身承载着太多太多,有人性,有技术,有法律。作为2016年备受关注的第一大案,对这场案件进行一个各方都满意的审判,其中的拿捏与考量实在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图片 6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